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手记
法庭里的十五年
分享到:
作者:匡小芹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2 16:30:05 打印 字号: | |






毕业回乡  初识老庭长

1996年夏天,大学毕业刚满20岁的我回到了家乡的小县城,并被分配至县法院工作。院长说“年轻人需要吃苦,需要历练”,他将我们几个大学生全部安排到乡镇法庭。

1997年,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我豪情万丈,意气风发地带着全部家当,来到了离县城二十公里外的白地市法庭。

站在门口迎接我的是我们的老庭长,他高大、挺拔,年纪和我父亲一般大,饱经风霜的脸上刻写着严峻,让人望而生畏。

我被安置在二楼的一个宿舍里,整顿好行李后,老庭长把我叫到办公室,一阵寒暄后,他严肃地提出了约法三章,“不准化妆,不准穿短裙,不准跳舞”,做一名女法官该有的样子。心里虽在嘀咕着他的古板和迂腐,但在日后的工作中,我确实也是这么做的。事后才得知老庭长是一名转业军人,他以军人的作风约束着我们的一言一行,初来乍到的我虽有诸多不适,但他的勤劳和善良深深影响着我的一生。

初出茅庐  独自断公堂

一个月后,老庭长给我下达了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,那就是独立办案,他把一本案卷郑重地放在我面前。从此开启了我的办案人生。

上个世纪里,不记得走过了多少条田间小路、村头巷尾,不记得挽回多少个濒临破裂的家庭,不记得多少次公堂上的握手言和。冬去春来,依稀只记得每次进村时被凶神恶刹的狗叫声吓到魂飞魄散,只记得当事人收到诉状时那愤怒和怨恨的眼神,只记得每个案件反反复复的调查取证。通过耐心的沟通和交流,人们从対一个黄毛小丫头的不信任、不理解,慢慢转变为对一名女法官的尊重和敬仰,这正是我工作最大的乐趣和收获之所在。

苦中作乐  法庭生活轶事

法庭里没有食堂,吃饭也就成了我这个单身女子的最大困难,只能到二里开外的政府食堂搭餐,一碗蒸的钵子饭、一小碟菜可以让你吃的格外的香。法庭工作不能按部就班,错过饭点是常事。正因为长期饮食无规律,后来的我患上了严重的胃病。

老庭长是爱花爱草之人,在法庭后院里他陆续种了一些花,为了给大家更好地休憩,他又提议建个小池塘和小凉亭。庭里经费有限,他就动员大家自己干,于是,工作之余的法官们挑水泥、和沙浆,砌砖墙,一派辛勤劳作的景象,我的手磨出了水泡,脸也晒得黝黑。最终小鱼塘建起来了,带角的凉亭也搭起来了,名副其实一个小花园的感觉。

披星戴月   忙碌的那些日子

1999年,伴随着“两会”(基金会和储金会)清欠工作的开展,法庭变得更加的紧张、忙碌。成千上百的支付令需要制作、送达和执行,我们爬山涉水,走村串户寻找被执行人。把一个个的债务人带到法庭后,因没地方关押,整宿地看着他们就成了我的任务。这样夜以继日地长达数月,在法庭五位战士的浴血奋战下,我们收回了巨额的欠款,防止了国有资产的流失。

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,2000年3月29日,夜深人静,当时已怀孕八个月的我在办公室加班,回到宿舍后不久就觉不适,隔壁大嫂连忙把我送到了镇医院。医生告知需马上进行剖腹产手术。凌晨二点左右,女儿降生在这个简陋、陈旧的乡镇医院。因为早产,女儿体弱,常常哭闹和生病。哺乳期一过,因与身为警察的老公分居两地,只好将襁褓中的女儿放在了农村奶奶家,虽满怀愧疚和不舍,但还是元气满满地回到工作岗位。

白地市法庭里的6年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

黄花飘香  法庭里的日出与日落

2003年,我从白地市调至县城里的洪桥法庭。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,无数的挑灯夜读终换得金榜题名时,通过全国统一的司法资格考试两年后,我又被安排到更加偏远的黄土铺法庭。

2005年来到这里时,正是黄花盛开的季节。从此,开启了黄土铺法庭里的又一个6年时光。

天刚刚放亮,伴随着鸡鸣狗吠,有人叩开了法庭的大门,男女间的争吵和谩骂声打破了法庭的寂静,一天的工作就在猝不及防中开始了。

太阳慢慢升起,法庭里开始人来人往,特别是镇上赶集的日子,这里就更加喧哗和热闹。来到这里的,大多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他们朴实的外表里渗透着倔强和蛮横。开庭时,面对当事人的拍案而起,没有法警值守的法庭,唯有法官的刚毅果敢。有人曾问我“你这么柔弱,能震得住当事人么”。也许我的外表无法让人不怒生威,但我始终以一颗“真、善、美”的心去待人,用最平实温情的语言与他们交流,让他们感受到真诚和善意,相信世间一切皆美好。这一天里,秉持着这样一份信念,可以圆满地解决好几起案件,当怒骂变成笑颜,这份法庭的坚守也变得格外的有意义了。

夕阳西下,褪去白日里的繁杂,法庭又恢复了原有的静谧。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夜半鸣蝉”,一家三口分处三地的我,以庭为家,独坐月下,听取稻田蛙声一片……

这是我在法庭五千多个日日夜夜的一个简短缩影,普通而又平凡,充实而又美好。

一庭之长  任重而道远

2009年7月,我被任命为黄土铺法庭庭长。这是一方古老的法庭,驻守着四个年轻的干警,同吃一锅饭,同住一个屋檐下,结成了亲如兄妹般的革命情谊。

巡回办案时,我带领着同志们把审判桌搬到村头田间,让法槌不仅落响在法庭里,还落响在群众的心上。记忆犹新的是,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拄着拐杖状告子女不尽赡养义务,老无所依,孤苦伶仃。于是,我把国徽搬到了村中,开庭就在院落里,左邻右舍都来旁听。在村干部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下,子女们认识到了错误,主动提出轮流赡养老人的方案,一起家庭闹剧完美落幕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通过一案也起到了教育一片的社会作用。

“天道酬勤”,荣誉和鼓励接踵而来。“调解能手”、“人民满意政法基层干警”、“首届全市法院优秀法官”、“全市优秀政法干警”、“全省法院办案标兵”,荣立二等功、三等功。带领的黄土铺法庭连续两年在全院年终工作考评中排名第一,被评为优秀法庭。

 

人生的另一个起点

从1996年至2011年,从20岁到35岁,我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全部奉献在这小小的一方法庭,15年里不忘初心,只因牢记使命,15年里只争朝夕,只为不负韶华。担任庭长两年后,经过公开选调考试,于2011年5月考入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,成为了一名省高院的法官。从此,在高院“执法如山”的大楼里,开启了我的另一段办案人生,此去又是经年。如今我的办公桌上有一条廉政赠语“一身正气品若兰,两袖清风拂香来!”……   2020年5月 


 

 

 
来源: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龙朝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