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手记
六旬兄弟的水田之争
分享到:
作者:颜志军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8 08:56:06 打印 字号: | |

六旬、兄弟、争水田?对,你没有看错!这对60多岁的亲兄弟就是为了争水田发生纠纷,甚至还大打出手,不仅村委会调解多次,还“闹”上了法庭。

一个棘手的案件

2019年9月,桃江法院三堂街法庭收到鲁二的起诉,称哥哥鲁大趁其外出务工时,强行占有其水田进行耕种,现在要求鲁大返还水田,并赔偿损失。庭长俞世春看到这个案子时,职业的敏感性让他顿时觉得头大,碰到棘手的案子了。可是,即使案子再棘手,硬着头皮也得去办,而且还必须办好。

初入鲁家探清缘由

桃江的9月,热辣似火,俞庭长带着我初次来到鲁家,两家紧邻而居。我们先来到鲁大家里,将鲁二的诉状送达,鲁大边看边骂,大声斥责鲁二的不讲亲情,不讲道理。随后,鲁大妻子从房间里拿出一本发黄的土地承包证,“法官,你们看,这块田本来就是我们的,他还来起诉,真的是蛮不讲理……”从鲁大家出来,我们转身就前往鲁二家,鲁二两口子似乎早就知道我们到了鲁大家里,就在门口守着,一靠近家门就把我们拉了进去,“法官,你们得给我们评评理,他一家都不讲道理,我们的水田,在两兄弟没有闹矛盾的时候,我们出去打工,就让他们种,现在我们回来了,想自己种,却要不回来了,哪里来的道理?”鲁二愤慨道,说着说着,也拿出了一本土地承包证,说道:“这个证是国土所发给我们的,难道就做不得数吗?”两家人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。

村委调解再起波澜

在了解到基本情况后,我们与当地村委会取得了联系,并与鲁家兄弟约定时间在村委会进行调解。我们到达村委会的时候,没想到派出所的同志也在。经过了解,原来双方为了争田地发生的纠纷还不小,打架都打了两次,各有损伤,派出所亦选择在当天对伤人案件的赔偿问题进行调解,这让原本就矛盾突出的土地纷争瞬间变得更加复杂。

三方调解成效显著

土地纷争和伤人赔偿的揉合,虽然加大了案件处理的难度,但我们也意识到,如果仅仅处理土地纷争,而不调解好伤人案件的赔偿问题,根本达不到化解双方矛盾的目的。于是经过和派出所同志商量,决定把案件一起进行调解。在伤人案件调解时,慑于被拘留的压力,鲁大随即就答应了赔偿医疗费的要求。但就水田争议的调解,双方始终不能平静自己的情绪,相互指责谩骂。“你们本是同根生,现在为了争块水田再三发生纠纷,你是老大,你可明白,长兄如父啊!”村委负责人对鲁大说道,接着又说:“鲁二,你们是兄弟,发生点纠纷也都是家庭内部矛盾,现在呢,你们闹的满城风雨,应该要及时化解好矛盾啊!”在双方平静之后,俞庭长拿着两本土地使用权证说道,“从你们提供的土地使用权证来看,你们争议的水田是鲁二的,只是因为鲁二和鲁大的田相邻,又没有划清界限,所以才会有纠纷,现在我们通过村里,将你们的田划清,将田埂筑好,就没有必要再争了。”对此,双方都表示了认可。最终,经过我们和派出所以及村委会近三个小时的调解,双方达成一致意见,由鲁大赔偿鲁二全部医疗费,争议水田的承包权属根据土地承包经营权证,由鲁二享有,并由村委具体实施,划清双方水田界限。

法官感言

“亲望亲好,邻望邻安”,同胞兄弟更应和睦相处。鲁家兄弟为了水田不顾亲情,大打出手,实属不该。“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”,虽说在基层法庭工作,这些看上去的小事恰恰也是人民群众最为关切,影响群众幸福感的大事。司法调解,不仅仅是工作,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与担当。


 
来源:桃江县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龙朝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