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手记
苦口婆心,只为社会多点温暖
分享到:
作者:周文彪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8 08:48:57 打印 字号: | |

法官做原告工作

法官对被告进行劝说

初夏,一场大雨过后,风中传来阵阵寒意。此时,正好有一对老夫妻来法院领取传票,老爷子皮肤黝黑,身板壮实,一看就是个干农活的好手;老太太脸色蜡黄,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别的缘故,身体哆哆嗦嗦,瘦弱的躯体似乎要蜷缩成一团。出于好奇,我立即找来案卷,一个寻常家庭的不幸故事,慢慢展现在我眼前…

老太太姓王,年轻时死了男人,便带着儿子小张改嫁给现在的丈夫老李,虽然是半路夫妻,但两个人还是很恩爱。转眼小张成年,并与当地一肖姓女子结婚,婚后生了一个女孩。但因为性格不合,没过多久便离婚,女孩由肖某抚养。小张离婚之后,张母为给儿子再婚“加分”,便拿出自己全部积蓄做首付,以小张的名义在长沙购买了一套房子,全家由乡下搬到城里。当王老太太寻思再给儿子娶个媳妇时,天有不测风云,小张在一场车祸中丧生,老两口共获赔48万元。远嫁外省的肖某知道后,立即聘请律师,以孩子的名义,将二老起诉到法院,要求参与分配小张的死亡赔偿金,继承小张的房屋。

从法律上讲,这个案件的结果非常明确:小张的女儿有权参与分配父亲的死亡赔偿金、继承父亲留下的房屋。但是,机械的根据法律规定进行判决,无疑是不可行的。

首先,老两口给儿子提供首付款时,拿的是现金,这样就没办法证明在长沙买的房子是他们出首付,而房子又是儿子的名义,则本来属于老两口的首付款,都当成了遗产处理,对老人明显不公平。

其次,有可能引发恶劣的社会事件。晚年失去独子,老两口非常悲痛,用“万念俱灰”来形容他们的心情丝毫不为过。在他们看来,他们拿到的死亡赔偿金,每一张钞票上都沾着儿子的鲜血。一旦强制执行,一个绝望的人,什么事都可能做的出来,周围群众也因同情老人而质疑法院的判决。

再次,不利于维护祖孙亲情与小孩的长远利益。肖某远嫁外地之后,又生了一个孩子,因生意失败,家庭非常困难。分得死亡赔偿金和遗产后,用于还债的可能性大,留给孩子的可能性小。而老两口失去儿子之后,孙女将是他们唯一的继承人,由老人保管那些钱,小孩更可能得到,并在此过程中,增加与老人的往来,弥补老人的丧子之痛。

主意拿定之后,我绕过律师,直接找到肖某,先询问她的家庭与生活情况,让她尽情诉说生活的艰辛与抚养孩子的不容易,我深表赞同。然后话锋一转,阐述老两口失去独子之后的悲痛与绝望,请她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,做一个换位思考,并从案件判决后可能要上诉,从而增加诉讼成本与诉累、以及执行效果的不确定性等方面,劝说她不要听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怂恿,从人情、祖孙亲情乃至现实的利益考虑,希望她点到为止,争取调解化解纠纷,反正老人没别的继承人,他们的财产,终归都是孩子的;对于老两口,我给他们一个假设,如果儿子和媳妇当初没有离婚,哪些人可以参与分配这些钱?老人不假思索的说,他堂客和孩子。我继续开导他们,既然媳妇跟儿子离婚了,媳妇就没份了,有资格参与分配的,只剩亲孙女,这些钱给了孩子,又不是给了媳妇。同时,考虑到老人担心肖某挪用这些钱,法院会努力劝说肖某低于应得比例要钱,并把孩子带来跟老人见面,让老人能当面跟孩子把钱的事情说清楚,一个十岁的孩子,已经能够明辨是非,即使肖某真的把钱挪用了,老人对孩子问心无愧,孩子对老人也不会有怨言。

经过艰难的调解,最终以老两口向小孩的监护人肖某移交12万元结案。付款当日,我听到王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哭泣,作为一个已经为人父亲的人,我完全能够理解老人的感受。在这个案件中,我基本上实现了法律规定与人情、伦理的统一,虽然不敢说这个案件有良好的社会效果,但我敢肯定它没有恶劣的社会影响。


 
来源:南县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龙朝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