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文化生活
执行手记之一位平凡老人
作者:曾峥嵘
发布时间:2019-01-04 15:49:21
打印 字号: | |
分享到:

深夜,抬起头把自己从一堆案卷中解放出来,摇了摇疲倦的脑袋,晃了晃麻木的双肩,看了看书桌旁的台灯,往椅子的靠背上一躺,把自己藏在台灯光线以外的黑暗,思绪不禁飘荡,回首过往,来到执行局快一年了,又到了年末,想想执行工作真是让人忘记时间催人老啊。回想起执行工作中的点滴,嘴角不自觉地涌起无奈的苦笑,是酸苦、是艰辛、还是值得与感动?都有,是的,我们抱怨了太多的辛酸,我们承受了太多的责任,但这是我们的使命,我们无怨无悔。

其实执行工作中也有很多让我们感动的故事,让我们为此而坚持奋斗。在我接手的一个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,有一个老奶奶在十年前因病向银行借款了三万元,因无力偿还借款,银行将案件移送我院执行。我接手案件后,立即查找被执行人,但发现被执行人已未在原址居住,只余下破烂不堪的老旧木屋在风雨中飘摇。后经多方打听,才得知被执行人寄居在其女儿家,我们挨门询问才在县城一处偏僻弄堂的门面里找到了被执行人。

走入卷闸门半开着的门面,屋里没有开灯,有点昏暗,模糊地看到门里家什并不多,不远处的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人影。我们在确认被执行人身份后,表明身份并要求被执行人开灯,走近一看才发现我们的被执行人是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奶奶。老奶奶一头花白且稀疏的头发,脸上布满不规则的皱纹,偎驼着背,衣服很朴素却很整洁,见着我们神色带有一点紧张。在我们表明来意后,老奶奶顿时用着一种哭泣的语气一直和我们说对不起,说她的丈夫已经去世,自己患病一直未愈;有两个小孩,一个儿子现已40多岁仍未结婚,在外做点小工,一个女儿已婚但家庭经济并不宽裕,在县城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,房子都是租的;自己体弱多病,还要女儿给钱治病,求我们谅解。说完浑浊的眼泪从干涩的眼角流了下来。我见此默默无言,准备好的一大堆说词都无从说起,短暂的沉默后,空气中都带着一丝悲。

老奶奶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,率先开口道:“我在我们村里面还有80元每月的救助款,你们都拿去吧,我很感谢银行借给我的救命钱。借钱是要还的,我虽然没读书,但是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,只是我能力有限,希望能在我死之前全部还清吧,这笔钱如果我没还清走的也不安心啊!”我深知这80元每月救助款不知要还到猴年马月,而且这是老人唯一的生活来源啊。我的心里正在情与法之间斗争时,老奶奶又似害怕我们为难,又说道:“这样吧,我今天出门去亲戚家转转,这两天我去我亲戚家借也要借一万块钱给你们,不能让你们难做啊。”对于一个丧失劳动能力、年事已高且家庭条件不好的老人家,我知道哪怕向亲戚借钱也是一项高难度作业,但我也不忍打断老人家的积极性,心想这笔钱怕是黄了,安慰老人家保重身体后继续投身其他的执行工作。

碾转过了两天,老奶奶突然打电话过来,说要来交兑现款,让我意外不已。当老奶奶出现在我办公室的时候,也不知是老奶奶走的太累还是出于对法律的敬畏,老奶奶的背驼得更严重了。见到我老奶奶很开心,说总算在亲戚家借到了一部分钱,但又很小心地说道,只是没有借到一万元,只借了八千元。似是因为没有兑现对我的承诺,对我有点内疚把头埋得更低了。我立马起身过去扶着老奶奶说道:“老奶奶,您尽力了就行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以后再慢慢想办法还吧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,我没有怪您的意思。”老奶奶听了也高兴起来,对我千恩万谢,并说道:“只要我不死,我一定会把这笔钱还清为止。”

我不由得深深感叹,一个年老病残且无经济来源的老奶奶,为了诚信、为了心中无愧都能尽已之力,那些想方设法规避执行的老赖们不感到汗颜吗?老赖们有老奶奶一半的诚心我们的执行工作何来艰辛,我们国民诚信度何来不大幅度提升呢?生命不止,诚信不息!

 

 

来源:新化县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以白

分享到:


我要评论0 条评论

涉执信访举报电话:12368     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:0731-82206000传真:82206051邮编:41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