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文化生活
执行费与电话费
作者:李兵
发布时间:2019-01-04 15:45:31
打印 字号: | |
分享到:

 尊敬的客户,您已成功缴费/充值200元。”这是我承办的一起执行案件中,申请人交给我的执行申请费,执行费与电话费,原是两个不相关的事物,但却因为一件小事把两者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   
原告邱某、黄某是一对淳朴老实的农民夫妻,与被告陈某系同村村民,两家长期因自留山权属存在争议,20164月,陈某以原告栽植板栗树的土地属于他家自留山范围为由,擅自将原告家栽种管理受益了20多年的24棵板栗树全部砍毁,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财产损失。判决生效后,被告拒绝履行义务,邱某、黄某申请强制执行。
   
我接手此案件后,申请人邱某、黄某的遭遇深深触动了我,被执行人陈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,不仅违反社会公德,也损害了司法权威。我多次打电话给被执行人陈某对其施压,向其释明法理和拒不履行的法律后果。终于,20183月份的一天,被执行人陈某将标的款与执行申请费一并交到了法院。
   
当我电话通知申请人来法院领钱时,他们连连感谢,有说不出的喜悦,他们语言木讷,除了“谢谢”二字以外,不会用其他华丽的辞藻和动听的语言来表达自己,但我已经真切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诚恳与善良。一直生活在小渔村的夫妻俩,靠打渔和种植为生,一辈子与山、与湖、与土地打交道,他们的性格如山般敦厚,似水般柔和。
   
领款当天,他们一大早就坐车赶过来,由于路途比较远,来到法院时已临近中午。“李法官,感谢你帮我们执行到位了,这是我们家自制的干鱼,请你收下吧。”黄某掏出一个布袋,里面是一大包黄澄澄的干鱼,长时间被拽在手里的布袋有些发皱了,但鱼很光亮,刚烘制出来不久,我谢绝了她的好意。
   
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我与申请人不会再有交集,直到半个月后我核查账务时才发现,由于我的工作失误,把被执行人缴到法院的执行申请费200元让申请人一并领走了,我原以为这个钱肯定要不回来了,甚至想好了怎么启动强制执行,但让我意外的是,我打电话跟他们夫妻俩说了此事后,他们态度很好,愿意退还多出的钱,还邀请我去他们家品尝刚刚打捞上来的野生湖鱼,考虑到他们住得远,不方便亲自来法院交,也不会操作银行汇款、微信转账这些,只知道交电话费,无奈之下,我只好采取让他们帮我交话费,再由我帮他们代缴执行申请费的做法。
   
后来,他们帮我交了200元话费。每每看到这条充值短信,就让我回忆起这对农民夫妇对法律充满崇敬,对法官充满期待的眼神,与千千万万出身底层的老百姓一样,他们没什么文化,没什么社会关系,视法律为唯一的救命稻草,视法官为救星,法官为他们做了一点事感觉像受到了天大的恩惠,一心想要报答,他们的善良淳朴深深打动了我,在如今这个充满人情世故的社会里,善良虽难得,但永远熠熠生辉。而这200元更像是我与当事人之间的约定,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,只要法官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的权益着想,实实在在解决他们的困难,他们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回馈给你,这就是法律的温情。

来源:资兴市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以白

分享到:


我要评论0 条评论

涉执信访举报电话:12368     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:0731-82206000传真:82206051邮编:410000